pk10赛车 - 官网

返回列表
李晓华:人工智能的马克思主义解读
2019.11.20

摘要:人工智能技术的出现,使得一些人对劳动价值论产生了怀疑,认为在人工智能高度发展后,价值的创造已经不需要人的参与。事实上,从马克思主义的视角看,人的劳动依然是价值的唯一来源,人工智能仍属于劳动工具,人工智能系统是人类劳动的结晶。虽然在资本的压榨下出现人的异化,但是人工智能系统能够在更大程度上减少工人对机器的依赖,将人类从危险、繁重和枯燥的工作中解放出来。

 

 

当前,人工智能在便利和丰富我们生活、提高生产效率的同时,也使人们产生了一些疑问、质疑甚至恐慌:在无人工厂出现后,到底是人类还是机器在创造财富?人工智能取代了许多就业岗位,是否会导致普遍的失业?马克思、恩格斯早在19世纪建立了以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为核心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对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作出过深刻的分析,事实上,他们的理论对于新兴的人工智能仍然具有强大的解释力。

 

 

 

1

 

 

在人工智能时代,人的劳动依然是价值的唯一来源

 

马克思认为,劳动是价值的唯一源泉,商品的价值是由生产商品所耗费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但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出现,使得一些人对劳动价值论产生了怀疑。随着以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推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兴起,制造业呈现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发展趋势。如果说在前三次工业革命中,生产过程始终离不开人的参与的话,那么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深入推进,工厂中从事直接生产的工人数量将会不断减少,目前已经出现了完全由机器人等自动化设备和人工智能系统构成的无人工厂。据此有人认为,在人工智能高度发展后,价值的创造已经不需要人的参与。

 

 

从马克思主义的视角看,尽管无人工厂的制造过程无人参与,但人的劳动依然是价值的唯一来源。首先,人工智能仍属于劳动工具。与机器替代笨重、繁杂、肮脏、危险的体力劳动不同,人工智能不但能够取代一部分体力劳动(如机器人等智能设备的使用),而且能够替代一部分智力劳动(如智能化的进货、排产、发货)。智能化生产线自不必说,与机器设备一样属于生产工具的范畴,以软件代码、算法形式存在的人工智能系统虽然具有无形性,但仍然是生产力水平发展到一个新阶段的新型生产工具。2018年3月,美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发布《美国机器智能国家战略》,用“机器智能”取代了2016年以来美国总统行政办公室、国家科技委员会接连发布的三份报告中“人工智能”的提法。“机器智能”的概念表明,人工智能系统可以看作具有某些人类智能的机器,与传统的机器设备并无本质的不同。

 

其次,人工智能系统是人类劳动的结晶。人工智能系统的物理支撑包括芯片、传感器、计算机、服务器、机器人以及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和大数据等基础设施,在软件层面包括基础软件、嵌入式软件、APP以及更为底层的算法和代码,其研究、开发、生产都是人类劳动的结晶。马克思指出:“机器总是全部地进入劳动过程,始终只是部分地进入价值增值过程。”同样,在人工智能系统参与生产过程时,物化在人工智能系统之中的劳动会发生价值转移,逐步转移到无人工厂生产的新产品中去。

 

 

再次,人工智能系统的开发属于复杂劳动。人类的劳动包括重复性的简单劳动和创造性的复杂劳动两类。相比于在生产流水线上重复一两个简单装配动作的劳动,发明流水线上的机械设备和工艺流程的劳动就属于复杂劳动,开发人工智能系统属于当代最需要创造力、最复杂的人类劳动之一。少量的复杂劳动可以等于多量的简单劳动,故而在同等的生产时间里,从事人工智能系统开发的复杂劳动比简单劳动可以创造更多的价值。

 

 

最后,无人工厂的运作离不开人类的参与。无人工厂看起来没有人参与生产过程,事实上,只不过是人类的工作从现场转向了后台。无人工厂本身的设计、建设,机器人等生产设备的制造、安装、调试、维护,针对不同产品的生产线运行代码的开发,生产数据的处理以及生产流程的优化等,都需要人类的劳动投入。可见,在智能化工厂中虽然人类没有直接参与产品的生产,但是间接参与了价值的创造,因此,归根溯源,在人工智能时代,劳动依然是价值的唯一来源。

 

 

 

2

 

 

人工智能将人类从危险、繁重和枯燥的工作中解放出来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资本家为了追求剩余价值,会采取增加劳动时间和提高劳动强度的方式加强对工人的压榨。在资本主义发展的早期,工作日工作12小时是很普遍的,甚至得到法律的认可。资本毫无拘束地压榨劳动力,工人处于非常悲惨的境地,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并且只能勉强维持生活。在资本的压榨下,人的物质生产与精神生产及其产品变成异己力量,反过来统治人,即人的异化。卓别林在其经典影片《摩登时代》中形象刻画了人的异化——工人在大规模生产的流水线上不停歇地重复同样的动作,机器不停止,他便无法休息;即使机器停止了,由于惯性,他仍然机械地重复同样的动作。本来是人操作机器,结果人却成为机器的奴隶。

 

马克思预言了生产力的发展对人的解放,他指出,“机器能够完成同样的劳动”,而且机器替代工人同样遵循价值规律,只是由于生产力的大幅度提高,人类只需要劳动更少的时间就可以创造出满足人类自身发展的物质和精神文化产品。人工智能作为一种使能技术,能够显著地提高生产力水平,一些对于人类而言非常复杂、耗时的工作,依靠强大的计算能力和算法,人工智能系统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例如,摩根大通原先需要律师和贷款人员每年花费36万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用一款基于人工智能的金融合同解析软件几秒钟就可以完成;借助于人工智能系统,高盛纽约总部现金股票交易柜台的交易员从2000年的600名减少到两名。就像历史上曾经发生的故事一样,人工智能系统能够在更大程度上减少工人对机器的依赖,将人类从危险、繁重和枯燥的工作中解放出来。

 

 

还有一些人担心人工智能发展会取代人类的就业岗位,从而造成大规模失业。根据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的研究报告,美国从1850年到2015年的劳动力市场发展趋势,任何一个10年期里,技术直接创造的就业机会都不比它所消除的更多,从1850年开始到现在的大部分时间里,整个美国经济都以强劲的速度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失业率一直很低。尽管从历史上看,机器的发展并没有造成人类就业岗位的绝对减少,但是由于人工智能系统具有自我适应、自我学习等方面的优势,对就业的替代能力更强,因此有学者表达了对人工智能影响就业的担心。实际上,聪明的人类已经找到一种应对办法,那就是减少工作时间。根据Huberman和Minns的研究,以美国为例,1870年到2000年间,每周工作时间从62.0小时下降到37.2小时,休假和假期从4天增加到20天,年工作小时数从3096小时减少到1878小时。随着生产力的大幅度提高,可以通过减少工作时间,使技术进步和经济发展的成果惠及到每一个人。

 

针对由人工智能技术发展而产生的大量闲暇如何利用的问题,马克思早已给出了设想:“由于给所有的人腾出了时间和创造了手段,个人会在艺术、科学等方面得到发展”,即更多地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随着人工智能在内的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社会的物质和精神产品极大丰富,“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为生活的第一需要”。

 

作者 | 李晓华,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丨《人民论坛》2019年9月2日

参考文献

①王永章:《马克思劳动价值在人工智能时代的指导意义》,《北方论丛》,2018年第1期。